歡迎光臨睿能消防訓練器材專題站! 收藏本站| 關于我們| 產品展示| 拓展基地建設
全國統一服務熱線
159-0363-0377
當前位置:睿能消防訓練器材專題站 > 新聞資訊 > 公司新聞 >

巧家金沙江溜索人或許你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們的

文章出處:睿能消防訓練器材專題站 人氣:發表時間:2016-08-12 13:47

  作為長江上游段的主流,金沙江孕育著沿線千千萬萬的人民,他們在這里勞作生息。在云南省巧家縣和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、金陽縣,金沙江把兩岸人民硬生生分開,它也成了云南和四川的分界線。

  金沙江長期阻隔著兩岸居民的交流,他們只能在平灘設立渡口,船成了溝通兩岸唯一的交通工具。不過這一段的金沙江卻以急湍出名,能夠做渡口的地方寥寥無幾,沿線居民交流依然存在很大困難。隨著社會的發展,船只已經不能夠滿足人們的需求了,一批農民開始在金沙江上集資修建一種叫做溜索的交通工具。

  江上的推溜人

  老爸從事了近二十年的溜索工作了,先后經營過兩座溜索,溜索對他來說已經是生命中不能抹去的一道風景。1995年,爸聯合村里兩人和四川的三人合資修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座溜索。那一年,我也降生在這個世界上,從此我的生命里便離不開這個叫做溜索的東西。

  “拉溜了!”江對岸的喊聲傳過來,回蕩在金沙江上空好一會而才能消散。老爸出門望一望,把我放在床上,便揚長而去,當然有時候他也會背著我一起橫渡金沙江。

  他雙手拉著溜框,腳踩在溜框門的鋼筋柱上,順勢跳到鋼繩上。身子往前一傾,肩膀靠在溜框上,兩只腳在直徑兩三公分鋼繩上“走”,溜框便向前滑動。他腳下的金沙江水帶著許多垃圾奔流而去,他的眼神一直望著前方,他期待快點到達,這種期待不是累,也不是怕——好像希望趕緊見到對岸的人。

  老爸因此也認識了許多人,這些人有的是小偷,有的是賭徒……我也因此見識了許多不同性格不同背景的人。因為爸,他們都喜歡叫我爸一聲哥,以至于大一點的我都不知道哪個人才是我真正的叔叔,但是他們對我都很客氣。

  第一座溜索所在地

  因為過江的人方向不一樣,有時候我們會在四川休息,有時候會在云南休息。沒人過江的時候,爸會帶我到江水邊的古道上乘涼,渴了就用瓶子裝江水喝。金沙江水拍打著我面前的懸崖,涼風從古道上掃過,時不時把河沙吹到眼睛里,爸便逗我:“眼睛落在沙沙頭啦!”

  下午回家吃完飯,我們又來到這個小窩里。夏夜的金沙江邊,蚊蟲無處不在,有時候老爸會成宿成宿給我打蚊子,看到我熱了,就給我扇扇子。有時候,爸會把溜框推到江中央,帶著我在溜框里睡——沒有蚊蟲,不僅不熱,半夜還會有些涼!

  讓我害怕的彝人

  從溜索上來來往往的人不計其數,有的是熟人,有的是陌生人,我最怕的是四川涼山的彝族。“不準哭,再哭蠻子來了!”每當我哭的時候,耳邊總會傳來這句話,爸爸會說,媽媽會說,周圍的鄰居也會說。但是老爸也會告訴我:“遇到彝族不能叫蠻子,叫蠻子不尊重人家,他們也會不高興。”那叫什么?”“就喊彝人!”

  他們說話帶著一股彝族腔調,有的我聽不懂,甚至老爸也聽不懂。他們穿著很寬松的衣服褲子,褲襠都到膝蓋了,還有帶須的披風,從頭到腳一身黑色,看起來著實嚇人。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他們身上還散發出一股臭味,這臭味實在令人生厭,想要遠離他們——不僅我,我們村里的很多人都討厭他們。他們的腰間還別了一把匕首,聽了他們打打殺殺的故事,更讓人害怕。爸說,他們可以別匕首,但是我們不可以,這是對他們的照顧。

  河對岸的表叔經常來和我爸喝酒,他也讓我學喝酒,還說以后去彝人家一定要會喝酒,如果不喝的話他們會很不高興,覺得我不夠朋友。但是喝趴下了,彝人會覺得是他們的摯友,會殺乳豬招待,發生事情他們也會兩肋插刀幫忙。很可惜我現在也沒有學會喝酒。

  新溜索的崛起

  時間,在這樣的日子里過去了六年,溜索的安全性能降低,再加上離家比較遠,這座溜索的生命就此結束——而另一座更具規模的溜索正在我前拔地而起。

  好像溜索是我和妹妹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禮物——這一年我妹妹出生了,爸和另外三個合伙人開始了這座溜索的建設。他們在我口的崖邊炸開了一個很大的坑,把鋼繩用大鋼筋和卡子固定在大坑里,往澆上水泥,留出一段鋼繩到地面上。

  在深坑的前方用石頭和水泥建起了一座墩,在中間留了許多洞口——這是拉鋼繩用的。買來大大小小的鋼繩,借來各種我看不懂的器械,開始建設溜索。

  把繩子牢牢地系在細鋼繩上,把細鋼繩又牢牢捆在粗鋼繩上,從河對岸一直牽到以前的溜索上,通過溜索牽到我口,一群人便開始使勁拉,越來越費力,不得不借用機械的力量。

  有一天晚上,一大群人圍在這里看他們拉鋼繩——大家都覺得很神奇。不知不覺我聽到一聲大喊:“讓開!”我還沒有反應過來,一個紅火的東西從我面前飛過。“你聾啦,叫你讓開聽不到啊!”我爸帶著滿身的汗跑過來,差點要打我,那個的面孔是我從來沒有見到過的——我被嚇哭了。后來我才知道,我就差那么一點點就被鋼繩卷走的器械帶到金沙江了,現在我終于能夠明白我爸的了。

  村子里的人們都從這里去四川走親戚、趕集、買化肥、買水泥……我家院子里也成了大家來來往往的必經之地,有的會坐下來吃頓飯,有的陪我爸喝口酒。

  春節的時候,四川的人會來到我前玩撲克——他們圈一個很大的圈子,一大群人圍著“炸金花”(賭錢的一種方式),小孩會竄到父親跟前偷看、拿錢,婦女們經常罵個不停……

  沒落了溜索走散了人
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村子里的人都說我們這個地方要建一座橋。聽到這個消息,爸媽就開始談論溜索生意下降的事情了。果然,橋通車后,過溜索的人減少了一些,但這并不足以斷送溜索的前途。

  村子里人買摩托車的人越來越多,四個合伙人變成三個,最后變成兩個,生意每況愈下。

  直到我高中那年,口修了一條柏油,村里家家戶戶都有了摩托車,趕集騎車、干活汽車。這座溜索也因為修爆破影響根基,工作了十幾年的溜索正式停運了。

  它還在這里,只不過沒有了孩子們的攀爬,慢慢生銹,出現很多蜘蛛網。好像只有我,每次回家還會跑到它跟前與它拍張照片……

  在這條江上,有許多溜索都已經停運了,僅剩下的幾座還在地“活著”。

此文關鍵字:巧家,金沙江,溜,索人,或許,你,從來沒有,聽,
广东会,广东会登录网址 - 首页